当前位置:青海热线 -> 科技

每天亏损超千万,航司开放无薪假,新肺疫情影响民航多深远

发布时间:2020-12-02    来源:未知   阅读:2

“上周忙着退改签,这周忙着减航班”,这是不少国内航空公司在这个春运期间的普遍写照。

每年的春运原本是航空公司的传统旺季,但2020年的春节,原本可以赚得盆满钵满的航空公司,却先后遭遇武汉“封城”带来的航班停飞,免费退票带来的客座率锐减,如今又开始大幅削减国内外的航班运力。

根据航班管家的最新统计,2月2日当天,南航取消了49.87%的国际地区航班,以及64.07%的国内航班,东航取消了37.71%的国际地区航班,以及50.83%的国内航班,国航取消了24.18%的国际地区航班,以及50.59%的国内航班,海航取消了40.68%的国际地区航班,以及75.24%的国内航班。【更多航司取消航班的情况,可以后台输入关键词“取消”提取】

每天亏损千万以上

这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对航空业的影响,可以从武汉“封城”说起。

1月23日凌晨2点后,不少航司的营销委、运控、宣传部门相关人员被电话叫起,要求召开紧急会议,原因是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凌晨2点发布消息: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这意味着,武汉实施了“只能进不能出”的“封城”决定,各家航空公司不得不连夜研究进出武汉的航班是否要取消还是部分继续。

当天上午,南航将10点之后的所有航班取消,其他航司也陆续调减了涉汉航班,直到24日,武汉机场迎来了零旅客出港的罕见数据。

刚刚忙完武汉航班的调整,24日晚间,各家航司又收到了民航局的通知,要求自当日0时起,此前已购买民航机票的旅客自愿退票的,各航空公司及其客票销售代理机构应免费办理退票,不得收取任何费用。

这意味着,除了之前的涉汉航班可以免费退改签外,在24日之前订购的所有航线机票都可以免费退票,也意味着更多春运加班可能因为旅客量的下滑而取消。

自24日凌晨起,退票大潮如期来临。据多家航空公司反映,之后每天的退票量都能达到平时的数倍,不仅客服电话每天被打爆,之后航班客座率的下滑也是立竿见影。

一家中型航司的经营数据显示,从大年初一(25日)开始就不赚钱了,平均客座率下滑到50%以下,客票收入只有预期的三分之一,一些航班甚至出现零旅客的情况。这几天,每天亏损千万以上是常事,一些航线亏的多了只能陆续取消。

数据显示,1月27日,春运第十八天(正月初三),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共发送旅客1626.7万人次,比去年同期下降68.3%。国盛证券测算,假设疫情高峰在2月份,且2个月内疫情能够结束,预计2月份的民航旅客周转量下降50%,而2020年全年增速只有1.48%。

最近几天,由于多国对我国公民实施了入境限制,航司取消航班的范围从国内延伸到国际。

2月1日,东航和国航就陆续宣布取消意大利的航班,2月2日,更多航司的洲际航线陆续取消。尤其是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等全面禁止近期曾到访中国内地的旅客入境的国家,相关航线的取消幅度会更大,要从这些国家回国的中国旅客,建议赶紧改签越来越稀缺的后续几班。【各国入境限制和航司取消洲际航班最新更新,可后台输入关键词“最新信息”提取】

航班管家2日统计的部分洲际航线取消情况

某航开放无薪假

国内国际航班的不断取消,带来的一方面是飞机停场,飞机租赁费却要继续交,另一方面则是飞行、空乘、地服等一线人员的“富余”。

据航旅圈了解,目前已有国内航空公司根据运力下降比例,制定了新型肺炎疫情期间的轮休计划,涉及飞行、乘务、航务、地服、销售、行政等多个岗位,轮休期间不发薪酬,按在岗工作时间计算薪酬,社保、公积金及公司福利正常享受。

对于公司的这一应急政策,大多数员工表示理解,也希望这场新型肺炎疫情能够尽早结束。

不过,也有航司承诺不减员、不降薪,但对于不作为的干部及员工会严肃处理。(猜猜是哪家航司?)

这里还必须致敬的是,除了仍在保障春运旅客的返程,不少民航飞机还投入到了运送医疗工作者和救援物资到武汉的“最美逆行”中。

国家信息中心大数据监测,武汉宣布“封城”的一周时间里,从外省(区、市)进入到武汉的人次却持续攀升,达到约12.38万人次,这其中民航人应该占据了很高的比例。

根据民航局的统计,截至1月29日,民航系统共组织86个航班向湖北地区运送防控物资115133件,累计625.16吨,累计向武汉运送医护人员5129人。2月2日0时,民航局又组织协调东航、南航等5家航空公司安排10架包机紧急运输医疗队驰援武汉,确保沈阳、西安、重庆、成都等10地的新一批医疗小组抵达武汉。

川航包机由“中国民航英雄机长”刘传健执飞,从成都搭载126人、近4吨物资驰援武汉。

这两天,来自厦航、春秋航空、东方航空、南方航空的包机,分别前往泰国、马来西亚、日本和越南,接回了滞留在当地的数百名湖北籍旅客,飞机从武汉空飞回基地后,相关机组还要被隔离14天。

比如厦航此次参加包机任务的其中一个空乘,就是刚刚隔离观察14天后才重新返回工作岗位,这次从武汉回来后又要被隔离14天。

影响远大于非典

“疫情就是战场,作为抗击疫情的重要战略支持体系,民航人的疫情战役上半场是责任,确保重要战略物资保障的快捷通畅;下半场是发展,确保航线航班的快速恢复,冷静地对疫情可能带来的影响进行预判,为下半场经济发展战役的成功做好战略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指出。

而这场疫情到底对航空业的影响有多大,会持续到何时?不少业内参考了非典时的经历。

2003年3月12日,世卫组织发布非典全球警报,4月,民航旅客运输量开始直线下跌,整个4月旅客运输量同比下滑25.7%,5月,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包括取消“五一长假”,五一期间机票全额退款,不提倡组织跨省市旅游等政策。2003年前三季度,三大航累计亏损28亿。不过,随着6月非典疫情的逐渐消失,以及国家对民航免税费等政策等退出,中国民航也在2004年迅速恢复增长。

不过,邹建军认为,本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对中国民航的影响将远大于非典,并呈现五大特征:一是影响面更广,二是影响规模更大,三是影响结构更深,四是与其它重大影响因素叠加,五是影响持续期可能更长,而且这次疫情对民航的影响是从春运的旺季开始的。

“因此,短期看,虽然由于疫情带来了航空燃油价格的下滑,但本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会直接导致航空公司第一季度的亏损,并且有可能持续到第二季度。”邹建军指出,中期看,多数航空公司的2020年亏损在所难免,但可能带来更深、更广的调整,包括服务产品、市场结构与商业模式等;远期的影响可能会持续到“十四五”中期(因为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是消费升级)。

民航业内人士林智杰也认为,这次疫情对民航业的影响可能比非典更严重。一是“新冠状病毒”传染性更强,2003年“非典”7个月确诊8100人,而此次2个月就确诊了1.4万人;二是民航业体量更大了,当年全行业只有660架飞机,现在是3800多架,规模增长了5倍;三是“春运”因素,非典集中爆发在3月,是民航的淡季,而此次春运的节后高峰都砍没了,航司收入损失比较大,今年可能是唯一亏钱的春运。“如果这次延长休假,能把疫情控制在湖北省内,其他省份没有扩散开,那么可能会比较快地恢复市场信心。反之可能要持续数个月,那么平时就比较缺钱的航司可能会活不下去。“

综合考虑中国民航发展的实际,以及2019年“降本增效”策略,借鉴2003年“SARS”事件的经验,邹建军建议在四个方面加强战略统筹:一是直接削减航空公司的税费;二是减免航空公司负债的财务费用;三是采取推动市场需求增长的措施,包括临时性取消民航发展基金,或是直接的旅行补贴等;四是加快推进民航治理现代化进程,推动整个行业在商业模式与生产及服务模式等方面改革,甚至是企业并购重组。

2003年5月11日,国家税务总局曾因非典影响,对民航业在2003年5月1日至9月30日期间的旅客运输业务和旅游业免征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费。全年国家免征民航基础设施建设基金23.3亿元,免征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和教育附加等税金14.3亿元。

(新媒体责编:张凤元) 声明:

1、凡本网注明“人民交通杂志”/人民交通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如需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10-67683008